• 2010-06-28

    2010-06-28

    Tag:

    对存在产生质疑,生活还是一天天消耗下去了.

    but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being strong and being jaded?

    我遇到的这样一句话,它让我想了很久.怎么这么多问题.就像我从来就没有醒来过.

  • 2010-06-04

    2010-06-04

    Tag:
    我在清晨5点的精神延迟里小声弹琴唱歌,时光就缓慢下来.光线透过窗帘,打磨出了这样的身影,他不再臃肿,不再沉默.

    我感激着这样的时刻.

  • 2009-07-27

    2009-07-27

    Tag:
    2:27am 27/07/2009

    生命忽然就生动起来.

  • 5. 记忆锋利,锋利到猜中了下一支歌的触觉.

    6. 经过的时候,看低处的城市,看生命从城市表面咆哮着,喷薄而出.像燃了整夜的炭火.我却以为,那是来自第一天的关于爱的雕刻.

    7. 乐曲什么时候开始演奏的?不远处是空荡荡的琴键,和暮色般缓慢的我的耳朵.

    8. 思维此刻开始倾斜,试图穿过冥思,试图超越.只是,亲爱的,你也不会再记起我.

    9. 午夜的想象力与创造力,都被蒸发在那两场公路剧情里.我在其中,奔跑向你,也奔跑向自己.

    10. 一直忘了, 对所有我爱的人说, i'll be there, for you.

  • 是距离.

    2009-06-21

    Tag:

    戏剧性一如这世界

    多好笑,却笑不出来了

    昨天,今天,明天

    三枚勋章

     

    上帝啊

    如果你存在

    请你保佑她

    请你保佑她们

  • 在早安时和你说晚安.

    2009-06-02

    Tag:

    其实心气一直没停下甚至都没低落过,尽管那么多沮丧的时刻在和你发生冲突和摩擦,步调和姿态还是停留在最坚定骄傲的那个刻度上,不是吗?

    就像,在和人群的接触中你一直接收到的那些伤害谎言甚至疏离,都让你觉得:这他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胡逼世界?的时候,你还是把你能承受的所有生命力和想象力献给了命运,只因为那个真正美好的女孩在擦肩而过的时候仅仅是回头传递给你一个眼神而已,而且你清楚地知道,那里面蕴藏着的力量足够令你绝望一万次吧直到你精疲力尽的就此睡去不再苏醒.紧接着,你努力想起每一个你创造过的怀有期望的故事,试图从那里面获得你最渴望的轮廓,拥有一切敏感和勇敢性格的剪影.但她和你,你们都是习惯在绝望之前加些前缀的,不是吗?

    于是,剧院最终坍塌在了它的虚弱之上,所有那些以前被创造出的情节,也一起被隔离开,在不堪的废墟里.要知道,主人公还没来得及说出最后一句独白,最漂亮的那句.你,还有你对世界的那些柔软的畅想,就此失去了吧.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想问,你那么勇敢地放弃了一切存在的保护,但你真的进入过她的心灵吗?哪怕只是一个瞬间.

    和所有美好的夏天夜晚一样,依然是风,划过半开着的窗户,窗帘轻微晃动着,像极了思维的形体.

    像一支歌,我想你也正在唱着.

  • 停下,与晨暮一起.

    2009-05-09

    Tag:

    时钟描述着光线模糊时的形态

    在静止的,存在着呼吸的房间里

    影像一直在游走,朝着规则

    拂晓这时来临,并又一次避开分针的狂想

    一场跨越了整夜的梦这时坠向枕边的日记本

    融化掉并结束

    也许,这时另一场梦境绽开在眼睑下方的某处

    听,梦里的角色们改变了语气,低语着

    像在等待下一次醒来时的刹那惋惜

    暗处,暗得像昨天

    暗处对时钟明亮时的线条的猜想

    在散放,也在游荡

    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声音

    才能在无懈可击的时候

    摇动窗帘,触摸手指

    发出美丽的di di di

    当一切造物的质感又缤纷起来时

    是否就形成了下一次轮转

    于是便不再是谜底,也不再是谜面

    于是便有了难以抵达又难以言说的沉默

  • 这一切都是注定吗?

    2009-03-13

    Tag:

    表情被酒杯反射的颜色

    在又一场情节之后落下帷幕

    我知道,你在挥手的时候

    也将光影嵌入了魂魄

    并愈发感觉到

    青春是你手里的那支怀表

    在轻狂地滴嗒滴嗒的跳

    你站在远处眺望

    这迷梦般的距离

    并开始猜想

    下一个段落的开始

    是否可以碰见你梦想的姿态

     

    献给成阳,他一再强调,我们都不能变成别人.希望他在昨天快乐.

  • 寂静终结.

    2009-03-01

    Tag:

    连续看了贫民窟百万富翁,和05年的电影capote,今天晚上要看synecdoche new york,后两个的主演都是philip seymour hoffman,他在capote里的演出相当牛逼,对贫民窟百万富翁的赞美已经无数了,无需我再加一些,能看到像以上这样质量的电影对我来说是件幸福的事情.

    玩儿票性的写了上篇关于摇滚乐的博,之后rococo说,现在大多听摇滚乐的人连摇滚精神都一点没有,摇滚乐已经没有在影响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了.

    小爱说:'结论是,即便规律需要它死亡,那些曾经灿烂的,混乱的,短暂的,颠覆性的精神只要出现过一次,就足以让我们的意识生根发芽到未来.'

    我知道,那些拥有灿烂光泽的理想主义,无论经历过和将要经历多少荒诞的时代,都不仅仅是一句玩笑,即便他只扎根在少数人的思维里.我为此而感到骄傲.

  • oi! you mannish boy!

    2009-02-21

    Tag:

    晚上去超市买了新的猫粮,两天之内买两盒猫粮,果冻和trouble的饭量加起来险些超过了我.

    一路都在听muddy waters的一张,在mannish boy里听他唱everything everything everything's gonna be alright this morning,我极力掩饰的情绪在瞬间里就被轻易地击溃了.回来的路上第一次看见nero不营业,柜台的灯还亮着,咖啡机被清洗后亮得泛起了光,我一直想坐的那个沙发旁边许多椅子被粗暴地堆在一起.在那些没有人坐的桌子之间存在着安静但不安分的气氛,像是在等待天亮之后的又一次繁荣.

    忒瑞满小兄弟由于各种私人原因退出了我们计划在夏天的英国旅行,甚至在我们出发之前他就已经回到了国内,显然这在今天各种高密度的信息里是最令我沮丧的一个.但我们还要继续走下去,没什么能使我们停下来,不停留也不回头.

    之后没有多久,我用了十分钟时间重新写出了<<碎心人之歌>>,包括三段主歌和一段副歌.然后就变得像是坐在虚无里的空心人,欣赏着被掏空的我内部的一切.时机的戏剧性更像是上帝一直试图传达给我的信息,这让我感到敬畏.那些语言里的确存在着无法被连接的介质阻碍着交流和表达,只是我总是试图忽略试图反抗.当谜底揭开的时候,展现在眼前的却是简练但无比锋利的剧情.此刻我被不柔和的碎片占据在思维里,反复温习着对于这首歌的创作动机,还有之前看见的和之后忘记的.

    ps. 温度开始有了转暖的迹象.

  • 于是.

    2009-02-06

    Tag:

    我在下午试图把一首失去的歌补充完整.和贾灵姗同学在网上说起各自的过往,真的有那么几个时刻,我想象着我以前那张少年的脸上的失控的情感,浅显的沉默与连夜不停转动的cd.每个人的经历都被刻上记号,在各自的脚步里最终归于不同的意向,归于寂静.剧情总是之前就被猜中,木马第一张隔了这么久又一次被记起,甜蜜地.

    紧接着,被一种忘乎所以的力量抽动着,在和小爱的聊天记录里疯狂的寻找她已经关闭许久博客的密码,那一系列的渴望在心里最深处的位置停留了很久一直未曾爆发直到现在.最后在国内的凌晨向小爱发去骚扰短信,对此我深感抱歉.

    此刻我尽量做出镇静的表情,咬着牙说:真庆幸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还存在着这样我用尽全部力气去爱的一直站在我身边的朋友.

  • 亲爱的,雪人在风中飘.

    2009-02-03

    Tag:

    星期天下午的阴天在忽然之间就变成了连绵的雪一直持续到现在也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像镁光灯般使街道变得明亮起来.昨晚洗完澡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十分钟之后的停电意外使灯火通明一瞬间都消失在虚无里,这时的房间与依然开着镁光灯的街道之间形成了一道鲜明的世界界限.我借着街道慷慨施舍的微弱的光爬进棉被里,就在睡着的时候所有灯又都突然亮起来,但全然没了半小时前的那种风骚气氛.

    早上透过窗户看见一个漂亮女孩在不远的空旷地上正努力堆砌起一个雪人的肚腩部分,带着连指毛线手套的手在不停地拍打使那肚腩尽量结实紧凑.我敢打赌,即使身旁没有暖气,那场面也十足温暖.晚上回家路过的时候,雪人已经堆好了,头和手臂都和肚腩同样结实,在视线模糊的场景里正在朝着某个方向微笑.

    昨天下午成阳发来照片,半张脸在肿胀和伤口里触目惊心,在年末的酒后眩晕里从电驴上摔下马路.我用我全部的心希望他尽快好起来,尽快回到和我一样风骚混蛋的模样,继续和姑娘们没心没肺地鬼混.

    无论如何,我都强烈的期盼,这一年,对我周围所有的人,对我自己,都将会是一个丰年.

  • 帅照一张.

    2009-01-30

    Tag:

    离开伦敦前一天晚上,ivan小兄弟拍的.因为有点失焦,所以还能凑合看.两天之后又剪断了头发,短发范儿挺好.

  • 最近听很多6,7年前就知道的老唱片,想起来当时根本无法了解那里面的内容,现在慢慢听出了意思,听出那些唱片里的性格与气质,狂放并且低沉.尤其,每天听ipod时音量很大,边听边看着周围那许多张似乎永远停不下来的嘴在快速地张开又闭上,那对于我的确是一种克制,一种无法言喻的过滤.

    从收到书第一天到现在每天晚上都留些时间读书,看别人的思维怎样在这世界上流过,有些最后彻底消失掉,有些永远被保留下来.由于读书时间有限,到现在第一本都还没有读完,其他的还包着塑料膜,仿佛是为了保持那里面的新...

  • toughest eyes and everything.

    2009-01-11

    Tag:
    收到老毛寄来的大包裹,好看暖和的呢子大衣,香烟和书.我果真正在经历和忍受着带有欧洲标签的寒冷冬季,但所有这些体温和思维上的特别帮助使我在这时刻真的想感激.

    9个月的时间,我甚至才刚刚意识到,果冻就这样在动荡里渐渐长大了,总觉得欠她很多,于是在圣诞节假期从伦敦朋友家拿来了刚出生一个月的小男猫,起名叫trouble,长得很像老头,但我实在抵挡不了他牛逼的个性.希望以后我不在家的时候果冻不再孤独.

    今天周日,阴天,有风.起床以后和忒瑞满一起喝了咖啡去了超市,接着他动身回伦敦...
  • merry x-mas.

    2008-12-18

    Tag:

    从城堡的窗户往下看,广场上出现了这个可爱的merry x-mas,一定是同样可爱的人创造的.这张也拍摄于去年圣诞节在德国新天鹅堡.也许是注定,上次发照片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漏掉了.一年的容量可以承载多少快乐和感伤,一转眼,他们就一下子都流逝掉了,只凝结成了记忆并在眼前成功创造出了时光的落差错觉.

    只是想问,那些情绪化的画面感,在时光经过的时候向我们挥手,我们还能够看得见吗?

    我记得在按下快门的时候心里是很温暖的.无论如何,这影像送给所有我爱的人,祝你们圣诞节快乐.

  • 灵魂副本.

    2008-12-08

    Tag:
    最近连续看了ian siegal在诺丁汉的小live house演出.编排到位,思路清晰,传统布鲁斯音色加酒精嗓音,都他妈的是灵魂里渗出来的精华.迷惑的这些年,我很高兴在太晚之前终于和布鲁斯互相发现,并且它将作为我的基础一直持续下去.真正被音乐击中过的人都了解那信息会带着多大的力量.上次有这种感觉好像已经是6,7年前第一次听木马的时候了.

    刚刚知道曹操加入了third party,和谢强又站在了同一个舞台上,旋转,跳跃.虽然现在对third party的热情并不那么高涨了,但我...
  • 声音分裂工厂.

    2008-12-01

    Tag:
    你知道,我们总是希望表达,瞬间之后又陷入沉默,这让人忧伤.
  • 1. 走进足够放下一千场梦境的房间,嘴唇在分开时失掉声音.散落在地上的书签,再也显现不出景深的错觉,再也想不起上一次畅想到了哪里.

    2. 我沿着逻辑的空隙曾经到达过那些角落,并握紧被连接时的力量,猜想着足迹的极限究竟在多远以后.

    3. 指尖跳跃着游离在符号之上,挑选静默的骄傲的词语,出发前将他们拼凑成旅行的第一章节.

    4. 桅杆快速地划破风,夜空被铺开在古老的华丽的圆桌上,无数种生命的形态在闪耀,我的罗盘是其中一颗.

  • 2008-08-08

    2008-08-08

    Tag:
    泰瑞满小兄弟的生日,出去吃了饭战了台球看了木乃伊3,算不上庆祝的活动持续到了11点.在快到家门口的路上预知到了今年夏天确切的终点,真是短暂的可以,要知道,我还没来得及把那些留在夏夜里的那些想象继续下去,就又要失去最重要的空间和媒介了.

    昨天和brett先生弹琴聊天,提起他当年每天喝酒抽烟抽叶子,到现在除了酒其他的都不再碰了.健康除外,肌肉的稳定性也是关键,尼古丁确实伤害到了我,并降低了弹琴的质量.戒烟这话题说过多次,到现在连我自己也都将信将疑了,但还想再试一次.
    ...
  • 暴力温情纠察队.

    2008-08-02

    Tag:
    我看见在别处的最隐秘的一面,那里是一面柔情与讥讽并存的多棱镜,同一张面孔在每一面不同的影像下焕发着不同的棱角和性格,并在各自的剧情里挣扎,一个进入,一个摆脱,另一个犹豫.像一场持续了整夜的舞台剧,我的座位在偏僻的剧场入口处,段落的开始是沉默,接着是愤怒,然后是平息,最后是绝望.当暗红色的天鹅绒幕布拉上的时候,已经难以判断作为唯一的观众,我和那些描述与对白的相遇到底到达了多深的地方.

    手里有未完成的大量的歌词与旋律动机,而走向成为了最困难的问题.想起august rush,我们还没...
  • 你看

    阁楼上的沉睡者

    与墙上落了灰尘的手臂

    形成了晨暮的深度

    缓慢地

    你站在腐朽的地板上

    注视世界被过滤成了怎样的颜色 

    你听

    就在身边的起伏里

    谁恰巧做了爱的主角 

    那些年里一直没有褪色 

    在那些晴朗的阴雨的起风的星期天

    震动,燃烧,发出声音

    你拥有这世界最漂亮的喉结

    你靠近,你离开

    你深爱了那一切

    并把自己的故事占为己有

    请别告诉我

    葬礼之后发生的一切 

  • baby jesus.

    2008-07-02

    Tag:

    昨晚和terry满小兄弟一起给果冻洗了澡,之后就有了这张酷似baby jesus的照片,包的严实,在她的垫子上,和她的玩具猪的合照. 

  • keep going then.

    2008-06-24

    Tag:

    一个星期以来长时间的弹琴,强度很高,以前的茧子渐渐掉了又快要长出新的,指尖都起了泡.把写的东西先放在一边,扒很多东西,有乐趣也有收获.昨天犯了病,开始扒陈绮贞'旅行的意义',和rococo说有机会一定要一起骚一把.

    转了几个博客,好看的不少,尤其是黄勃,以前因为喜欢,同一张唱片买过两张,其中一张在四月的时候送给了甜姐儿,挽救一下她港台的耳朵,并在今天向她立下豪言壮志如果以后做一张唱片的话要找黄勃来做我的总监.

    事情经过了一系列的低迷之后开始有了好转的迹象.我必须得说,以前浪费了太多时间,而现在需要抓紧了,否则一切都将在不置可否的可能性里消耗尽,那就太不奇妙了.

  • 一开始就注定了要跑题,可笑的是那里并没有一个明确的主题需要被讨论被发现,自身也没有演绎得足够好,于是主题之外的一切成了主题,思维就游离在各色的环境里,疲软,又无法停下.

    在家窝了两天,断断续续看完了涉及bob dylan的i'm not there,翻出来在电脑里放了4年没听的blonde on blonde那张听,接着这博客的背景音乐变成了这张里的一首stuck inside of mobile with mephis blues again. 从昨天开始读w.h.auden的一本很厚的诗集,我感觉到手里弥漫着一种不动声色的冷色调的走向,并不断把我拉向更深的地方.

    好吧,最后还是要说,6月19号,22岁.好的一方面,22年使某种对于精神的狂热在我脑子里逐渐形成,而且还在持续;不好的一方面,那些根深蒂固的消极也变得看起来不容易征服,说白了就是爱谁谁.这两种相悖的面貌在我的生活里轮流做主角,而导演失控了.

    再最后,谢谢一直在身边的朋友们,你们总在我还没意识到的境遇里让我开心,就像今天,许多声温暖并温柔的生日快乐. 小爱,甜姐儿,成阳还有其他的朋友们,我爱你们.

    更重要的,毛哥,单反相机就算了.尽管以前做的不够好,但我,依然需要在精神支持下继续坚持我预想的走向.毕竟,关于哲学的梦是有颜色的,并且难以想象地好看. 

  • 2008-06-17

    2008-06-17

    Tag:
    I'm Not Done Yet.
  • 隐性颜色.

    2008-06-10

    Tag:

    你要知道

    场景穿梭赋予的情结

    已经改变了节奏

    不再是内在的十四行诗

    当迷梦有了天空的色彩

    就用她们涂满手指 

    并欢笑着配合眨眼的律动 

    尽管我们仍航行在生活深处

    那将是一条嵌有更多风景的路

    张望一次次漂亮的形成

    还有年华汇成的油彩

    你的画板并非明亮 

    因为这些凌乱结构的存在

    尽管如此 

     

  • 阴天的皇后街.

    2008-05-29

    Tag:

    连续一个星期的阴雨,云压的很低,仿佛只要再低一点,视线之内的所有屋顶就都要被摧毁了.已经收进柜子里的毛衣又被拿出来,是很结实的温暖.厨师的衣服在院子里已经挂了一个星期了,到现在还没晾干,总是不断的又被打湿,那些发暗的白色在风吹过的时候一定很冰冷.院子的墙上爬着三三两两的蜗牛,有很大的壳和很长的触角,壳上每一圈都有不同的色彩,让我想起来小时候每次下雨之后的蜗牛们,比较之下更小些,颜色也单调,并且最后总逃不掉被踩死或其他各色被折磨致死的命运.

    早上5点爬到地铺上,当时雨突然变得很大,睡着之前写了一首歌的副歌部分,并且试着弹唱了下,似乎还不错.睡着以后做了探索宇宙的梦,漂浮在被照的很亮的宇宙里,发出笑声,惊醒了某一颗行星,最后被淹没在了来自行星的漩涡.

    12点半醒来,半个身子都躺在床铺之外的地毯上.起床穿衣服出门,买了咖啡和蛋糕,之后在图书馆消耗掉整个下午.然后开米兰fan小兄弟的车在街上闲逛,在皇后街的一家酒吧门上方看到伊丽莎白一世的招牌,正反两面,一面年轻,一面年老.

    在雨量态势变弱以后回家,keren ann的一张唱片已经下好了.透过窗户,这时的世界变成了一张褪了色的超现实油画.

  • 上星期完成了募捐,捐了我能承受的最大限度的钱,并非露富,而是在有限的范围内能做到的最好标准了,希望这些捐助能换些能帮的上忙的物资.这一切都似乎是在某种强大的控制力之下自然形成的.身处万里之外,无力感是无法忽略的.而通过当天募捐的现象,从那些和我们保持距离的笑和面无表情里,中国人骨子里各种性质的劣根性发挥到了极致.当然,这和来自网络上强大的宣传里的情感显露出了强烈的反差,但真的,都已经真假难辨了.最重要的,要向那些怀着不盲目的热情和清晰的思路的官方与非官方的救援人员致敬.

    米兰fan小兄弟今天的飞机回国,我也将在不久之后结束这一段落里的任务.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占相当比重的过程和结果并不让我满意,有些时候甚至失望了.对于前方的感知力是必要的,迷失了一次,就不该在同一个地方迷失第二次,我相信一切还不算晚.

  • 昨晚和Rob在msn上互相蛋逼,之后没多久,话语进入了一种无法抵抗的低落.前景的不明确,这一次真的让人害怕了,并且带走了期待.

    今天听成都人说,政府预测近两天将会有7级左右的余震发生在成都及周边,于是晚上成都有了集体迁出楼房,万人空巷的场面.我给学院主管发的要求学院号召学生捐款的邮件也被委婉的推脱和拒绝了.

    第无数遍看完dead poets society,又看了新一集boston legal.终于没扛住,流了眼泪.

    这到底是怎样的时代.